amtic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九日焚天-第八百八十六章 神女和我抗淫毒讀書-pp5r5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
二人放出光罩护身,冒雨前进。
但走不多时,那怪异的红雨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
二人的消耗,也立时倍增。
“神女,我们还是找个地方避一下雨,这样消耗下去可不行,凶兽没来,我们自个儿就先耗死了!”刘官玉抑制住心中的燥动,建议道。
“也行,看在你没有捣鬼的份上,采纳你的建议!”春杀有些发腻的声音悠悠传来。
又走一阵,终于找到了一处藏身之地。
一块巨大的弓形岩石,顶端如朵伞盖般向外突出,中部向内凹进去,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洞穴。
“好,就这里了!”春杀率先冲进了洞穴。
里面并不宽敞,仅仅能容纳三个人左右,地面上铺着许多干草,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极是舒服。
一进洞穴,春杀便不顾形象的躺在了干草上。
“哎呀,好舒服啊,原来,连休息也可以如此享受!”她很是放松的躺成了一个大字。
“你说你是神界来的,难道神界不允许人休息吗?”刘官玉诧异道。
“总是忙些琐碎小事,并不能真正放松下来休息。”春杀叹了口气,说道。
“原来,你在神界的地位也不高嘛!”刘官玉心中暗想。
二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外面红色的怪雨连绵不绝,直打的岩石呯呯作响。
但在这洞穴之中,却是一副炎夏景象。
刘官玉精赤着上半身,仍是汗水直冒,在身上蜿蜒流淌如同涓涓细流。
“太热了!”他嘟哝道。
春杀用手扯了扯早已裂开的睡衣,说道:“我感觉这雨一下,似乎就更热了,你有这种感觉吗?”
肆意人生
“正是如此!”刘官玉点点头。
二人沉默下来,一股异样的气氛在小小的洞穴中弥漫。
春杀身上的异香不绝如缕,直朝着刘官玉鼻子里灌。
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浪,就如同是火山岩浆一般朝着他汹涌而来。
不知何时,躺在干草上的春杀,竟是不自觉的身躯扭动起来,诱人的曲线波浪般起伏,深深撩动着刘官玉的心。
刘官玉不敢再看,说了声:“我治疗伤势了。”
立时盘膝而坐,双目缓缓闭上,开始恢复疗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听得春杀大叫了一声,便立时睁开了眼睛。
入目处却是一副香艳美景。
春杀睁着一双赤红的大眼睛,云鬓散乱,彤红美颜,浑身散发着无尽香味,湿润的热量的如同浪潮席卷不休。
特戰之王
身上的睡衣几乎成了布条,在洞穴中微弱的光华下,白玉般的肌肤上,弥漫着一层淡红的光芒。
只见她双眸迷离,眼波如水,就那般直勾勾地盯着刘官玉,鼻翼间的气息也显粗重,一股股热气喷将出来。
面容变幻不停,甚至看起来有些扭曲,似在极力挣扎,极力抑制着什么。
“你怎么了?”他问道。
“是你暗中给我下毒吗?”春杀气喘吁吁的问道。
“你觉得你中毒了?”刘官玉问。
“这还用问吗,不然为什么会这样?”春杀一双媚眼紧紧的盯着刘官玉。
“你这种症状,我也有啊,我总不可能连自己也毒了吧?!”刘官玉一笑。
欲影追風 空塵居士
“你也中毒了?”春杀问。
“这不明摆着吗?”刘官玉瞄了她一眼。
“你既然能够施毒,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毒吧?”春杀又问。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合欢散一类的毒。”刘官玉沉声道。
“合欢散是什么毒?”春杀不解。
“淫毒!”刘官玉说道,双眼大有深意的看着春杀。
“真是奇怪,连什么时候中招都不知道!”春杀叹了口气,“没见有人或凶兽施毒啊?”
“如果我所料不错,可能是我们吃的几种东西里面有这种毒,而且,很可能是那种色彩非常鲜艳的贝壳!”刘官玉回想道。
網遊之天罰修羅 緒文
“哎呀,为了一时嘴馋,竟身中淫毒,简直太冤枉了!”春杀后悔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刘官玉笑道。
“你知道如何解毒吗?”春杀犹豫着问道。
“知道!”刘官玉非常干脆的答道。
“快告诉我,怎么解?”春杀急切的说道,竟突然左手一探,抓住了刘官玉的右手。
刘官玉只觉心中一荡,触手处温润细腻,却又透着一股诱人的热力。
“你……”他望着春杀嫣红的脸蛋。
漢宮君泱傳
春杀这才恍然醒悟,急忙放开了手。
刘官玉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只觉手掌中还有着荡人的余温。
“两个办法,一是找到解药,二是……”刘官玉话未说完,便住口了。
“第二个办法是什么?”春杀问道。
“这还用问吗?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刘官玉揶揄的看着她。
“你……”春杀眼珠一转,明白过来,“你耍流氓!”
“嘿嘿,你不要冤枉好人,我哪里有耍流氓?”刘官玉大声质问道。
“我说有就是有!”春杀娇喊道。
“那就算有吧!”刘官玉不敢跟神女抬杠,何况,跟美女讨论这种话题,基本都是输。
“你有解药吗?”春杀问。
“我身上如果有解药,我自己不会吃吗?”刘官玉白了她一眼,一个神女,居然问出如此浅显的问题来。
“那怎么办?”春杀像是一个初次出门的小女孩。
“如果能够找到熄火、凉魅这两种灵草,应该能解毒!”刘官玉思索着说道。
“这个世界会有这两种灵草吗?”她问。
“这两种灵草都生长在冰寒之地,像这里如此高温炎热,根本不可能生存下来!”刘官玉郑重道。
“你的意思就是这里找不到了?”春杀问道,“这可如何是好?”
“那就,只有那样了!”刘官玉道。
“你,和我?哼!休想!我忍着!”春杀气呼呼的说道。
“哎呀,就怕忍也忍不住啊!”刘官玉叹口气道。
春杀不说话了。
洞穴中再次静寂下来,气氛却是越来越香艳诱人。
此种毒,自己是解不了的,必须经过一次那个,才能解去体内的毒性,否则,毒性越来越烈,会对身体造成非常巨大的危害。
拖的越久,伤害也越大。
半晌后,春杀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把抓住他,一双妖媚无比的明眸紧盯着他,“走,我们去找解药,这个世界说不定就有呢?”
刘官玉一听,大惊,脱口道:“这不可能啊,这里这么热,怎么可能会有?”
“你就说愿意不愿意去吧!”春杀脸蛋通红,大声问道。
“这个……”刘官玉犹豫了,“我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春杀大声道。
“那不就结了,你还问我的意见干嘛?”刘官玉嘀咕道。
二人在洞穴中再等了一阵,那怪异的红雨终于停了。
但二人仍不敢出去,因为空所中依旧飘荡着那股诡异的气息,只要吸入一口,便会令得体内的毒性剧烈数倍。
又等了一阵,空气中那种气息终于消散殆尽,闻不到丝毫了。
春杀一把抓住李顽,就向前方飞去,边道:“趁我尚还能忍住,我们就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两种灵药!”
刘官玉几乎被勒得缓不过气来,大声叫道:“找就找嘛,你抓住我干嘛?我又没有想逃走!”
春杀却是极为暴躁地吼道:“少废话,我虽然身中淫毒,还被此界限制了神力,导致我实力大减,但要杀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刘官玉一拍脑门,非常的无语,奈何实力差距过大,他根本也无法挣脱春杀的五指山,只得被她提着飞速前行。
为了尽快找到那两种灵草,春杀顾不得节省体内的神力,直接开启了神念搜索。
刘官玉便再次体会到了神念融合的妙处。
只是被提在空中飘飞,身体别提有多难受。
而且春杀的脾气似乎变了,少了沉静幽雅,风轻云淡之美,多了几分急燥和暴戾。
动不动,就开口凶人。
找了一阵,连鬼影子都没有见着一个。
“喂,神女,你放我下来吧!”刘官玉低声喊道。
春杀低头死死盯住他,冰冷地道:“你是不知好歹还是咋的?看你一身是伤才提着你,我这样是让你省点力气!你懂吗?”
“我当然懂了,可是这样很难受啊!”刘官玉欲哭无泪。
“闭嘴,知不知道你很烦啊?像个女人一样,啰嗦八道的,再喊我把你砸地上去!”春杀吼道。
刘官玉:“……”
他奶奶的,要不是你比我强的太多,非打你屁股几巴掌不可!
这都什么毛病嘛。
抗议无果,刘官玉极是悲催的,毫无反抗能力地被抓着,在密林中越飞越远。
耳边风声呼啸,即便紧闭了嘴,刘官玉仍然觉得那风直往身体里灌,不多时,便喝了一肚子的西北风。
“咕咚!”
肚子已经饿了。
刘官玉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神女,你看我们是不是吃点东西再走?”
“还想吃东西?还想中一次毒吗?你是贱还是咋的?!”春杀喷了刘官玉一通,继续飞行。
肚子越来越饿。
“哎哟,饿的浑身无力了!”刘官玉大叫。
春杀根本不睬,依然飞行。
过了一会,刘官玉又叫。
“哎呀,头晕眼花了,看不见东西了!”
春杀不得不停下来,死死的盯着他,一脸不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