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笔趣-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分享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它?
是的,
就是它?
从始至终,无论是张浩然还是吴冬,都没有将什么卜抱子这个所谓的什么当时第一真仙放在心上。
特别是对于张浩然而言,哪怕在这种吴冬意识沉浸的情况下他都没有将卜抱子当成对手。
只因唯一,也是一直以来被张浩然所警惕的也不是什么卜抱子,而是元央界的天地意志。
所以说有的时候不是事情变复杂了,只是人的理解有限,将其想简单了。
卜抱子,
就是这方天地的一条看门口,吴冬当初不会将其放在心上,今日的张浩然也不可能。
下方,
斜月三星洞的厮杀还在继续。
且相比于张浩然这边的轻松获胜,斜月三星洞的修士们显然已经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该死!”
司徒杀生的法宝器具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惶惶大,日,一出几百轮的璀璨辉煌,在厮杀之中或是损毁,或是与敌人同归于尽,倒是司徒杀生与其弟子已经是弹尽粮绝,此刻唯有龟缩在一个角落,靠着阵法师们的掩护才能够顽强坚持。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熱推
“挺不住了,要撤吗?”
白慈悲也失去了曾经的仙意盎然,浑身都是鲜血污渍,且最后他也没有成功清理门户,不是心有不忍,而是没有做到。
孽障的修为完全超出了白慈悲的预料,也不知道他们是谋划了多少年,虽修为上与白慈悲还相差了一个境界,但其身上的各种器物法具,再加上两人擅用合击之术,竟然与白慈悲斗了个不相上下。
且或许是还对他这个师叔,师祖保有一丝同情,这二人竟然只是与白慈悲缠而不决,打定主意将白慈悲锁住却又没有分生死的地步。
而这对于白慈悲来说却是无法接受的,不是说接受不了门下孽障与他斗了个旗鼓相当,实则是今日的这个情况不允许白慈悲困守一地。
所以就算白慈悲心里是千不甘,万不愿,他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了与孽障们的纠缠,转而去帮助更多的斜月三星洞的底子对付修士大军。
此刻,
斜月三星洞已经是被杀的人丁凋零,最后还是以白慈悲这三位星主,还有十几名相同修为的长老护住门下底子,靠着阵法苟延残喘。
“败了!只怪我斜月三星洞崛起时日尚短,若是再多一些时日,山门底子再多一些,很可能结局就不会这般了!”
“怪只怪洞主行事太果断,也太隐秘,一点消息都未曾透露出来,若非如此吾等也不会这般被动!”
“闭嘴!都到了今日再说这些还有用吗?若是没有洞主,吾等可曾有机会享受这顶级山门的荣光,若是没有洞主,吾等也只能是蹉跎度日罢了!”
“说的没错!现在说什么都玩了,山门已破,吾等最后能做的就是只有坚守此地,让门下底子尽可能的逃脱,也算是为山门留下了一丝血脉。”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展示
抱怨?悔恨?不甘?
在此刻这种情况下而言,这些情绪自当都是在所难免。
毕竟一个顶级山门崛起的快,还成为了修行界的第二大圣地之美名,但它崩塌的速度更快。
端是让世人瞧了一番什么叫做且看他铸高楼,且看他宴宾客,且看他……楼塌了。
这正是那些修士大军心中的想法。
亦如人类有一种将美好事物玷污的快感,这些修士大军们也非常享受这种将一个顶级山门,且在不久前还是元央界第二大圣地的斜月三星洞摧毁的快感。
或许在几百,几千,甚至是万年之后,当有修士提起这曾经的修行界第二大圣地,他们也可以毫不避讳的说一句:嗨,不就是当初的斜月三星洞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老子当初就在,还杀了好几个斜月三星洞的底子。
言情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愛下-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鑒賞
能够参与这等修行界万年不遇的大事件,本身就是一种值得吹捧的谈资。
以至于这些修士大军每每想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某种享受的表情,当然他们现在更多的不是为了事后,而是在这次事件中他们会获得多少好处。
怎么说也是有名有姓的山门,其中的功法,资源,财富万万是少不了的,哪怕修士大军的人数众多,但一个顶级山门的底蕴若是分润到他们头上,最起码也要抵得上几十年苦修。
所以这群修士大军无论是散修,还是门派之人,皆是杀的毫不留情,毫不手软,特别是为首的那些红尘仙,于他们心中斜月三星洞已经犯了整个修行界的大忌。
几千,上万年都没有红尘仙陨落,却是在斜月三星洞这里一口气损失了整个元央界多半的红尘仙,这已经不是让他们感到震怒这么简单了,更多的还是惊恐,畏惧。
若这次不能够将斜月三星洞斩草除根,那么一旦这种秘法传了出去,对于红尘仙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威胁。
什么真仙不死,红尘不灭,到时候就是个笑话。
所以红尘仙们也是对斜月三星洞杀戮最坚决的一个群体,也是在他们的带领下,修士大军们才能够将斜月三星洞的高阶修士一一斩杀,最后更是将斜月三星洞仅存的修士们都逼入了最后的阵法之中。
“尔等已经没有退路了!还不束手就擒,若待吾等攻破了这最后的阵法,尔等面对的就是刀山火海之刑,抽魂灭灵之苦!”
这是一位红尘仙,名云中君。
白慈悲清楚的记得,当初他是如何死皮赖脸,如同一个甩不掉的膏药一般也要留在斜月三星洞。
按理说云中君这般痴迷云纹的红尘仙理当如老王他们一样,在张浩然的计谋下异化,最后成为了养分灵韵。
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般巧妙,云中君所在的门派于这等关键时期出了变故,使得他不得不回去主持大局。
且这一去便是五十多年,完美错开了研究平台红尘仙们的异化阶段。
后怕自然是有的,不过之后就是止不住的愤怒。
如果不是门派出了变故,如果不是这一去就五十多年,那么云中君今日很可能就难以站在这里耀武扬威。
且并不只是云中云一位红尘仙有这种想法,当初有志留在斜月三星洞,又因为这样那样原因没有异化的红尘仙皆是如此。
以至于云中君这些红尘仙们当初多么死皮赖脸的要留在斜月三星洞,此刻他们就有多么想要毁掉斜月三星洞。
精品都市言情 黑科技制霸手冊 愛下-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鑒賞
“咳咳……”
面对着诸多红尘仙带领下的修士大军,身为丹师的秋高叶自知在劫难逃却也没有失了一个门派长辈的身份。
“生既饮一江水,死寂于吾山中,何等幸事,快哉,妙哉!”
生死之间大恐怖。
同样,
生死之间亦有大觉悟。
放眼望去,斜月三星洞这边能够坚持到现在的修士们,又岂有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并且他们重的不是自身地位,也并非是张浩然这个星主,而是斜月三星洞这个山门,是师长兄弟的爱戴。
这是一个门派的凝聚力,除非是那种烂到根系的山门,不然所有门派在这等强压之下都会反弹出众多可歌可泣之辈。
这与立场,与富贵,甚至于生死无关。
“说得好!”
平日里与秋高叶最不对付的司徒杀生此刻也是高声叫好,更是让身后那些小辈修士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固有一死,却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之别。
不过这并不能够改变斜月三星洞的处境,只不过会是将原本注定到来的灭亡延迟一些罢了。
“冥顽不灵!”
秋高叶的话对于斜月三星洞的修士而言是一针强心剂,但对于修士大军而言,这边却是最看不得这等情况。
当即在红尘仙们的带领下,修士大军们就要对斜月三星洞的最后残余发起进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蓦然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呦!还打着呢!”
声音清澈,却无比陌生,在场的所有修士都非常确定,这是话是出自一个陌生人之口,只不过这语气却是让人熟悉到颤动。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黑科技制霸手冊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
不会!
不应该!
不可能啊!
唰!
动作要比想法更快,特别是红尘仙们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望向了天空,望向了之前那个他们记忆犹新的位置。
一无比陌生之人面带冷笑的伫立在高空之上。
相貌上虽然与元央界的生灵有着九成以上的相似,但在眉骨之间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
域外天魔!
这一刻,所有红尘仙的内心都出现了这四个字。
且更加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想法也同时浮现。
为什么只有域外天魔?
真仙卜抱子呢?
难不成……
所有红尘仙们都认为这个想法非常荒谬。
毕竟那可是卜抱子啊!
是存世唯一真仙!
是镇压了元央界修士无数岁月的大能!
他怎么会!
他怎么可以!
虽想法纷杂,可事实却是在向红尘仙们还有修士大军说明,此刻高空就只有一个疑似域外天魔的家伙,那么结果也就是不言而喻了。
“卜、卜抱子真仙?”
事实虽以摆在眼前,可还是会有一些不信邪的修士抱着一丝妄想。
“切!”
高空之上的张浩然撇了撇嘴。
“还卜抱子呢?那老东西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咔嚓!
这一句话无异于惊雷想着在修士大军之中,特别是那些红尘仙们感受最为真切。
作为仅次于真仙的修士,这些红尘仙们可是真真切切感受过卜抱子所带来的强大,威压,那是难以升起抵抗之心,更是整个修行界的红尘仙所加在一起都难以力敌的强大。
可就是这般强大,这般难以抵抗的存在,此刻竟灭亡了?
“不可能!你在说谎,你在说谎!”
大喜大悲非凡人专利,特别是在这等时刻,红尘仙们的内心无比清楚,真仙卜抱子消亡,域外天魔胜出这个结果对于他们,对于整个修行界所代表的是什么。
故此还是有红尘仙昏了头,对着天空之上的张浩然发动了攻击,且这样的修士还并非一人。
但就是在这些共同出手的一瞬间,
嘭嘭嘭嘭……
有若众多鞭炮声齐齐炸裂一般的声音蓦然出现在修士大军之中。
只不过这炸裂的内核并非是烟花,而是一团团的血雾。
无视境界,无视修为,红尘仙也好,普通修士也罢,皆是在他们对着张浩然发动攻击的那一刻齐齐爆开。
浓重的血腥味甚至要比之前的双方厮杀更加剧烈,更让人作呕,感到畏惧。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某些心境低微的修士在这等剧烈的刺激下甚至已经有了失智的征兆。
这是信仰的崩塌,更是意志的崩溃。
真仙卜抱子就如同是一面旗帜,无数岁月以来始终屹立在众多修士的心中,无论是经历何种变迁,何等的风吹雨打,它一直都在。
可今天,
旗帜倒了。
这不仅代表着修士们的信仰与意志的崩塌,更是代表着自今日起,元央界,修行界的声音也会被改变。
呆如木鸡者,悲喜难控者,失魂落魄者,这些都有,但还有一种则是心志坚定,眼见事不可为便要明哲保身的家伙。
“咦?”
高空之中的张浩然在见到这一幕也非常感兴趣,不为其他,是因为他看到了熟人。
唰!
没有任何征兆,张浩然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再次露面的时候已然是到了斜月三星洞众修士所维持的最后大阵之内。
看着突然出现于阵中的这个貌似陌生,却给予无比熟悉感的域外天魔,哪怕是白慈悲三人的心中亦是百感交集,他们实在是不知以何等态度对待。
是洞主?
可他是域外天魔啊!
是域外天魔?
可它是洞主啊!
好在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在秋高叶一句:“拜见洞主!”呼声中瞬间明了。
“拜见洞主!”
“拜见洞主!”
虽心中有诸多疑惑与不解,但斜月三星洞的修士们都知晓一点,那就是如果没有洞主的话,就没有他们今天。
域外天魔?
这个事情还不一定是非正确,所以洞主还是曾经的那个洞主。
坦然自若承受了众多门徒的参拜,张浩然随即便将手里提着的两个家伙仍在了白慈悲的面前。
“我记得这两个家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