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9k0熱門連載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六六二章 難啃的骨頭看書-57iol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一天后。
欧盟一区,纽市,某港口附近的一间大仓库内。
八区的一名军情人员,坐在休息室内,冲着察猛,徐洋,林成栋,周证,小丧,张天北,蔡哥等人说道:“查清楚了,韩三千,高桥,以及七区军情部门的人,目前都在双鱼座贸易大厦里,一直没有出来过。”
“双鱼座大厦?那个地标?”察猛问。
“是的。”军情人员点头。
“这帮人在大厦里,也不出来,到底想干什么呢?”张天北有些疑惑。
徐洋闻声立即接了一句:“我抓过一个七区的军情人员,他跟我说,高桥不但自己要把股份卖给韩三千,还给他介绍了一个同样持盐岛股份的印度人,那个人应该也被谈妥了,韩三千来这里,应该就是为了收他的股份。”
张天北听完更加疑惑:“那就更怪了啊,七区的军情人员,在双鱼座贸易大厦里帮助韩三千收购盐岛的股份?这事儿不合理啊,欧盟区的人不可能不注意到他们。”
林成栋话语平淡的回道;“这有什么不合理的?韩三千跟欧盟区的关系一直很近,谁知道这王八蛋,又在七区和欧盟区之间使了什么活儿,让这两帮人达成了什么共识!”
独宠宝贝公主
张天北是个职业军人,拥有很高的忠诚度,他听到这话,很气愤的骂了一句:“这是地道的卖国行为。”
“政治话题,咱就不讨论了。”察猛摆手:“说一下,这活儿应该怎么干。”
八区本地的军情人员,闻声立马接过话头:“双鱼座大厦,分AB两座,A座有99层,B座有86层,韩三千他们是在A座的76层,以及77层的酒店内,这里的安保系统很严密,各个门都有安全检测仪,一旦携带枪支,检测仪就自动报警!”
张天北皱眉沉思了一下:“武器怎么拿进去,这是个难点,还有就是撤退问题,我们之前没想到,韩三千他们能在双鱼座贸易大厦里谈事儿!这个地方,就跟八区的大区酒店一样,枪只要一响儿,外围马上就封锁了,咱们根本没有操控空间,肯定全得被堵里面。”
林成栋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双鱼座大厦照片,轻声说道:“在里面,要保证枪声不漏,这样还有机会。”
“加消吟器吗?”察猛立即插嘴:“这也不好干啊,你能保证自己的枪声不漏,但怎么保证对面的?他们一反击,结果是一样的啊。”
林成栋闻声冲着八区的军情人员问道:“韩三千身边有多少人,你清楚吗?”
“不清楚。”八区军情人员摇头回道:“韩三千找的安保人员,应该就是本地的,他们是提前在双鱼座大厦里就等着了的,韩三千他们是后到的,在加上这个地方管理很严格,我们也没啥好办法渗透。”
察猛听到这话,非常上火:“他妈的,现在不光要考虑到韩三千他们自己的安保成员,还要考虑到欧盟区这边是否给了他们一定的安全保障,在有就是大厦里肯定也有安保人员,那这活儿想要干成,比他妈登天都难。”
“停电呢?”小丧问。
“这种大厦是有备用通电系统的,搞这个没用。”张天北摇头。
“控制监控室呢?”蔡哥又问。
“AB座,最矮的都有八十多层,那监控室肯定不是在一块的啊。”察猛继续摇头:“一间失联,另外一间肯定也会反映过来。”
说到这里,在座的专业人士全部沉默了下来,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你们为什么要想着把武器带进去呢?”
就在这时,林成栋突然抬头说道:“里面的安保那么严格,我们为什么要想着对抗人家的系统?”
张天北愣住。
林成栋立马将手机放在桌上,扩大双鱼座贸易大厦的照片,指着大厦墙壁说道:“咱可以在外围把响儿送上去啊。”
“怎么送?”小丧立即追问。
“用锁降绳。”张天北领会了林成栋的意思,立马说道:“可以挂上,但这要用的绳子太长了起码要大几十米,那绳子怎么带上去?”
“接!”林成栋非常聪明:“一个人带大几十米的绳子,肯定会引起怀疑,但你要每人带一段绳子来绑行李,那就没什么奇怪的了啊,时尚一点的运动绳就可以。”
“靠谱!”察猛立即点头,指着照片说道:“那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在很多楼层里设点。”
“对的。”林成栋眯着眼睛继续说道:“下面的人躲避安保成员,把东西按照规定时间送到楼下,我们在用绳子把响儿拽上来,在指定楼层开火,这样还可以缩减时间!”
“有道理。”八区的军情人员也点了点头。
林成栋思考一下,继续说道:“光这样干也不够,大厦每一层应该都有安保人员,那一旦闹出点动静,咱还是要被憋里。嗯,最好的办法就是,要在关键的时间节点,引开一些关键的人……!”
小丧之前觉得自己就挺专业了,但跟这帮人混在一块后,他发现自己道行还浅的很,根本不敢大声说话。
“好,大体思路有了,我们在推一下具体细节!”张天北从包里掏出特种作战用的专业小笔记本电脑,调出了双鱼座大厦的图片。
……
双鱼座大厦内。
高桥有些郁闷的喝着红酒,站在窗口位置,望着璀璨的纽市夜景,以及那扎眼的女神像。
象棋霸主
“高桥先生,你觉得韩三千这个人可信吗?”旁边的助手问了一句。
“他就是政客的管家,没什么可靠不可靠的。”高桥用日语回道:“在钱上面,他是不会亏待我们的,现在就看七区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价码吧。”
“其实当初,我们也有选择川府的机会。”助手叹息一了一声:“可惜,秦禹联系我们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晚,我也不会跟川府合作的。”高桥摇头:“川府系,说到底也只是军阀,散兵游勇,他们过的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跟大区力量是比不了的。”
助手沉默。
“韩三千让我卖了秦禹,无非也就是想绑死我,算了,一个军阀领袖而已,得罪也就得罪了。”高桥喝掉红酒,缓缓说道:“希望后天的谈判顺利吧!”
深夜,韩三千坐在酒店客房内,看着一位欧洲裔男子说道:“七区那边是愿意在南沪割让一部分利益的,但条件是,要用盐岛的股权交换……!”
“这我清楚。”欧洲裔男子插手说道:“韩,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是谁的员工。”
“当然!”韩三千笑着点头。
……
七区。
二战区司令部内,许汉城司令坐在办公椅上,拿着电话轻声说道:“如果欧盟区的谈判成了,这边会间接掌控二十左右的股份,打开盐岛大门的竞争卷,就算彻底的我在手里了!”
“秦禹那边也有不少股份。”电话内的男子轻声说道:“如果进决赛圈了,一旦谈不拢,那是否……!”
“我们的意见已经统一,如果谈不拢,那就打!总而言之一句话,不能让顾泰安继续往前迈步了……!”
一天后。
一位印度人从另外一个城市赶来,抵达了双鱼座贸易大厦,晴了一天的欧盟一区,突然刮起了很大海风。
风暴即将来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