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687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二百七十九分享-tllno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NR地产,多年前还是一家小得即使打了广告也没多少人知道的公司,而如今,几乎大街小巷随便抓个人都叫得出它的名字。它之所以能在三五年内家喻户晓,一方面,它有一支很懂得营销策略的团队,另一方面,它其实是家很有实力的大公司。放眼望去,苏市的各个片区,只要是规划了生活用地的地方,掘地而起的楼盘里,一定有NR的身影。就算那楼盘不是NR投资的,也多少都会与NR有牵连。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无论我之前又多讨厌朱珠,我必须承认,她现在早已是我高攀不起的那个牛人。当她脚踩高跟鞋、一身时尚职业装、脸画着最精致的妆容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没有吃惊,我一脸淡然,转而微笑。“欢迎!”她伸出友谊的手,我也伸出友谊的手。
“其实你不用特地过来看我,我只需要调整下自己的心情,很快就会进入状态。”我看着她说。
她笑笑,看着我,并不说话,有人找她签字,刚好化解了我俩之间的尴尬。“诸位!”她招呼大家,“温贝是我多年的好友,日后还请各位同仁好生照顾,多谢!”她双手合十,向大家鞠躬。
大家都连声应和,“好的好的,朱总。”“一定,朱总。”“放心,朱总。”
“你先忙,中午一起吃饭。”朱珠转身离开。我看着她的背影,这哪儿是生过俩孩子的女人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再看看我,又是个什么样子!
“温贝姐,原来你和朱总是朋友啊?”同事小张见朱珠离开,凑近我,小声问,“那,那公司有关她和大老板的传闻,事真的吗?”
“小张,你把公司近一个月的人员变动统计出来,午后拿给我,”我笑笑,“小姑娘,,要多做事,少说话,尤其是没有根据的八卦。”
小张蔫儿蔫儿的挪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上,“哎呀,别问了,人家可都是关系户啊,你就算是问了,她能告诉你,还是好好干活吧!希望她不要像那个朱魔头那样!”
“就是就是,人事主管的位子一直空着,我以为会外招个帅哥来呢,没想到啊,还是被朱魔头抢了先,安插了自己人。以后啊,咱们人事部也不是个干净的地方了!”
人事部的三个八卦精,除了小张是实习生外,刘岩与何华都是工作数年的老油条了。她们经常指使小张做这个、做那个。我最看不惯工作能力一般还懒散的人,但碍于自己是内荐的过来的,彼此还不熟悉大家的路子,也不好说什么。
她们对我有意见,我是可以理解的,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我是不是强龙,还不一定。我不着急展示我的工作能力,有时候,真的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人事这样一个相对清闲的部门,本就用不到太多人,我来了,朱珠一定是想让刘岩与何华走。那些职场老油条,只会混日子,并不能给公司带来什么价值,留着,实在是没用。没用的东西,就应该果断扔掉!
“怎么样,一上午,都熟悉得差不多了吧?”楼下的简餐厅,朱珠早已点好了餐,她笑着,她的红唇实在是诱人。
“还好吧,还差点感觉,你知道的,我已经快两年没上班了,需要一个缓冲期。”
“多久?”
“最多三天,最快明天进入状态。”
“好,不愧是我认识的那个温贝。看样子,我的赌注要赢了。”
“赌注?”
“我跟他,”朱珠顿了顿,“我跟贺总打赌,我介绍到公司的这个人事主管一定不会令他失望。”
相公如许
“贺总?你是说贺之年?”
朱珠微笑,“是,你之前只知道我是别人的三,但却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现在知道了吧?我也不打算瞒你,贺之年,等他离婚了,我们会马上登记结婚。”朱珠边吃边说,“刘岩与何华,我不打算留,她们俩留在公司,始终是个祸患,她们是贺之年老丈人那边的亲戚。”
“我知道,一个月内,我会让她们走人。”
“等你好消息。”朱珠抬头看了我一眼,她又微笑,“你最近还好?”
“挺好的。”
“别装了,你家里出了问题?”
“嗯。”我看着她,“我所有的心思都会放在工作和孩子身上,其他人,死活与我无关。”
“不至于这么绝望吧?萧邦在外吃屎了?”
“天晓得。”
“那你们是已经离婚了?”
“离婚?”我冷笑,“怎么可能?就算他在外吃屎了,我也不会离婚。只要我不离,他们就永远见不得光,他就永远亏欠我。”
“温贝,你这是何苦呢?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值。离,跟他离婚!我给你介绍金龟婿。”
“算了,我可不喜欢老家伙。”
“切,说的好像谁喜欢老家伙似的。”
“那你与贺之年…”
“他不同,我与他,也并不完全向大家嘴里说的那样。他让我成长,他给我足够的安全感,还有,他让我感到轻松。”朱珠微闭双眼,彷佛贺之年,我们公司的大老板,那个一年也不见得会到公司一趟的老头就在她面前似的。
“其实,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的,敢爱敢恨,不像我,执念太深,放不下的又太多,只能苦了自己。”我喝了一口温水,“我不像让小宝这么小就没了爸爸,也不想他生活再单亲家庭。他不回来的每个夜晚,临睡前我都会告诉小宝,他爸爸出差了,长期出差……”
“你这是自欺欺人,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干嘛死磕一棵歪脖子树呢?”
“所以我心累啊。对了,你还与许飞联系吗?”
“许飞?”朱珠想了想,“早不联系了。他?哼!傻子一个!”
“什么意思,你之前不是很在意他?”
“哈哈!我在意他?”朱珠莫名其妙的大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意他?”
“你不在乎他,之前把他家搅得鸡犬不宁的?”
“那是他们一家子自作自受,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逼死他老婆孩子的。”
“朱珠,我一直都看不懂你。”
“你最好不要懂我,反正只要我在你面前能放松就好,其他,你不要干涉太多。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