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3y7好文筆的小說 花豹突擊隊 愛下-第五千二百九十六章 確認身份熱推-t0wby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岸边飞溅的浪花中,万林冲到岩石下,伸手一把撕下挂在岩石棱角上的布条,他低头向手上凝神望去。
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岸边飞溅的浪花中,湿漉漉的布条并没有在潮湿的环境中有任何腐烂,从布条上依旧可以看出,这是一件浅灰色衣服上的布条。
万林盯着手中的灰色布条,脑海立即出现了袭击余静那几个歹徒的身影。当时他就注意到,那几个被击毙的歹徒身上,都穿着黄绿相间的迷彩服。
而敌人袭击余静和李研究员的行动,几乎是在同时进行,由此可以推断出,这些劫匪肯定是一伙人,那些劫持李研究员的劫匪身上,也很可能穿着同样适合隐蔽的衣服。
眼前这根布条的颜色是浅灰色,并不适合在夜色中隐蔽,所以这根布条肯定不是那些歹徒衣服上的布条,很有可能就是被劫持的李研究员身上的东西。
万林在脑海中飞快的回忆了一下那些劫匪的穿着,他随即对着话筒喊道:“风刀,你们就地搜索,周围还可能留有别的痕迹。狙击手、机枪手就地警戒,严密注意前面谷口和两侧山坡。”
他发出命令,随即看着站在身侧的玲玲命令道:“玲玲,立即向温梦和余静核实,李研究员离开研究所的时候,身上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核实这根布条的来源。”
万林发出一连串命令声,跟着又抬头看着趴在岩石顶上的小花喊道:“小花,仔细闻闻这根布条,看看是不是越野车中那块血迹的气味。”
小花立即从岩石上蹿下,它落到万林肩上伸头向布条闻去。小雅几人一边搜索周围岸边,一边扭头望着小花的动作,脸上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如果这根布条确实是李研究员身上的衣服,这就说明他们在追踪方向没错,敌人就是劫持着李研究员,通过了这条看似不可能通过的崎岖峡谷。
而如果上面不是李研究员的气味,那就说明他们很可能迷失了追踪的方向,敌人极有可能是沿着另一条大河,逃向大山深处。
小花探着脑袋,仔仔细细的闻了几下万林手中湿漉漉的布条,它跟着伸出爪子,一把将布条从万林手中抓了过去。
它对着刚才布条卡在岩石上的部位,使劲吸了一下小鼻子,它随即松开布条,眼冒蓝光、竖起尾巴从万林肩头窜出,直奔前面的乱石中跑去。
万林几人看到小花的神色大喜!他们立即明白小花已经确定了布条主人的身份,众人抬脚向峭壁下的乱石中跑去。此时所有花豹队员已经确定,敌人劫持着李研究员,确实是沿着这条崎岖难行的峡谷,逃向远处山间。
两只花豹嗅着岸边林立的乱石,飞快地向前面峡谷跑去。风刀、小雅和风刀、宇文雨都蹲在万林周围的岩石旁,举枪瞄准着两侧山坡和前面谷口,严密保护着站在岩石下的万林。
万林看到两只花豹已经向前跑去,他刚要从岩石侧面钻出,身后突然传来了玲玲清脆的报告声:“豹头,温梦和吴雪莹已经确认,余总的助手小李离开时,上身穿的是一件灰色夹克,下身穿一件蓝色牛仔裤,脚上穿一双白色旅游鞋。黎头询问我们,是否已经确定敌人逃窜的方向?”
玲玲的报告声未落,蹲在侧面岩石下的风刀也突然喊道:“豹头,这里也发现一条蓝色布条,像是牛仔裤上的布条。”
万林赶紧扭头望去,风刀正蹲在侧前方靠近崖壁的一块岩石旁,正仔细向岩石上飘舞的一根布条望去。
万林听到风刀的喊声,他立即回答道:“风刀,让小花回来辨认。”他跟着又扭头看着玲玲喊道:“立即向黎头报告,我们在峡谷中遇到敌人一个狙击小组的拦截,现在已经击毙一人,并在峡谷中发现李研究员留下的痕迹,我们正在追踪、正在追踪!”
“是!”玲玲回答了一声,蹲在巨石下就发出了急促的呼叫声。此时万林已经确定,这两根布条肯定是李研究员在挣扎中,刻意留给自己这些追踪者的痕迹!
都市逍遥邪医 木燃
万林知道,余静这个科学家身边的助手,都是具有极高智商的研究人员。而且,余静为了确保他们有充足的精力和体力投入研究,还经常带着他们一同到军区的训练场,接受黎东升手下的训练。
所以,李研究员在这种被劫持的危急时刻,肯定是依旧保持着冷静和分析能力。他一定是意识到,要想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山间获救,就要想方设法留下自己的痕迹,这是他摆脱这些歹徒的唯一希望。
万林发出命令,扭头向河道对岸望去。此时成儒、张娃正带着其余两组队员分散在对岸,他们举枪瞄准着峡谷两侧和峡谷上方,小白也已经眼冒红光再次蹿过谷中的河道,向对岸的张娃身边跑去。
梦回大清
万林随即对着话筒命令道:“成儒、张娃,我们已经找到李研究员留下的痕迹,敌人就是劫持着李研究员,从眼前这条峡谷逃向前面山间。成儒,你带二组到对岸与我一组会合;张娃,你带三组和小白在对岸配合行动。”
“是!”成儒和张娃回答了一声,成儒和张娃分别带领两组队员向前跑去,成儒随即带领二组,踩踏着湍急河流中的石块,飞快地向对岸跑来。张娃则带领着包崖、林子生、宇文风和孔大壮,跟着前面的小白向谷口跑去。
万林看到成儒带着二组已经在跃过前面河道,他对着趴在侧前方岩石下的风刀命令道:“风刀,带来一组到谷口侦察!”说着,他提着狙击步枪直奔前面浪花飞溅的谷口跑去。
半个小时后,万林一群人已经沿着河道两侧陡峭的山坡,陆续抵达前面狭窄的谷口,一组和二组队员随即趴在左侧谷口陡峭的山坡上,举枪向谷外瞄去。
河道对岸的张娃则带着三组队员,也同时抵达谷口另一侧,一群人趴在谷口嶙峋的岩石间,也在飞溅的浪花中举枪瞄准了谷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