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ji人氣都市小說 無限神裝在都市-第1039章、冥河分享-7jnpm


無限神裝在都市
小說推薦無限神裝在都市无限神装在都市
“…………”
“种族天赋懂吗?你吸血需要学习吗?你吃屎,呸,吃肉需要学习吗?我们魅魔族天生就懂这些,根本不需要展示!”
汉娜老师白皙的脸庞逐渐涌起红晕,气急败坏的拍打罗丽。
“没经验就别给我传授骚操作,给我整点日常能用的招数!”
敏锐捕捉到某个关键字,罗丽没好气的掐了她一把,阴恻恻的威胁道。
“简答啊!在你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挂上空挡,然后用你这下作的东西去蹭他,顶他,保证效果拔群!”
捧起罗丽的胸部狠狠一捏,汉娜老师发出痴汉般的怪笑。
“呀!”
一声尖叫,罗丽挣脱魔爪,双手护胸,满脸通红的瞪了她胸前一眼。
“所有人当中就你最下作,还有脸说我?”
“咳咳,就问你这一招顶不顶?最好找个洗澡后的时机,这样既不会显得突兀,又能将温度和触感完美传达,如果得手,还能直接进入战斗状态,舔起来也是香喷喷的……”
“好了,好了,别说了,再说下去就过不了审了!”
阻止某个越说越兴奋的老蛇皮,罗丽脸红得几乎快要滴出血。
“切,我还有一百零七种散手招数,招招致命!附耳过来!”
汉娜老师怒其不争的瞪了罗丽一眼,两颗脑袋凑到一起,不时爆发出羞涩兴奋的尖叫。
正在前面开路的李瑞莫名打了个寒颤,背心一阵阵发凉,奇怪的回头看着两个女生窃窃私语。
又有刁民想害朕!
在心底暗暗戒备,李瑞转头就看到了绫希夷鄙夷的视线。
“你瞅啥?”
“唉……愚蠢的凡人!”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没什么,快开路吧。”
“哪有让法师开路的?遇到危险怎么办?磊哥!磊哥呢?”
王磊:“…………”
…………………………
“战斗结束,您参与击杀了一名神性英雄级单位,获得辉煌的胜利,S级评价,基础奖励×2。”
“您获得了369216(184608×2)点经验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您获得了42282(21141×2)点金币。”
“您击杀了一名神性单位,获得11835点混沌精粹。”
“【盛宴】吞噬了敌人,您获得了20000+(26415)点永久生命值成长,盛宴层数+1。”
“【超凡邪力】收割一名英雄灵魂,您获得168点永久法术成长。”
“您获得了一个神话宝箱。”
“您升级了!”×6
看着系统面板上的收获数据,李瑞沉吟片刻,扫了一眼技能说明。
【盛宴】·秘钻阶
(略)
【秘钻阶生命吞噬上限20000(+2%永固最大生命值)点】
略微估算一下,发现合计46415点的生命成长连秘钻阶吞噬上限都没触及到!
他现在的血量是140多万,按照2%永固最大生命值来算,额外的上限应该在28000点以上,加起来就是48000!
经验和金币也很少,根本配不上神性生物的排面!
唯一的好消息是【气定神闲】收割了足够多的灵魂能量,将【盛宴】强制冷却完成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杀死斯芬克斯,最多算是吞噬了它一小部分本源,能有这样的收获已经不错了。
一口下去接近5万生命成长,比一个黄金坦克的总血量还多,还要什么自行车?
跟在王磊身后,李瑞唉声叹气的摇头。
但很快,遮天蔽日的雨林消失,一束耀眼的金光照耀在他的脸上,让他忍不住缓缓抬起头。
脖子逐渐上仰,数千米高的巍峨金字塔映入眼帘,高悬半空的“太阳”正散发着奇异神光。
坏蛋老公霸道爱 木川.
渺小卑微的感觉在心中慢慢涌现,只有来到金字塔脚下,众人才直观理解到它有多么恢弘,多么壮丽!
即便是世界上最顶尖的一批超凡者,在它的身边依旧宛如尘埃,无形的压力好似泰山倾倒,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直到脚下的触感忽然改变,李瑞这才发现,他们又踏上了金黄的沙漠!
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切割了雨林与沙漠的边界,不远处一条宽阔的漆黑河流护城河一般拱卫着金字塔,静谧无声的奔流涌动。
“如果说物质世界是【生】的世界,那我们进入的第一重秘境就是【死】的世界,没有任何活物……”
遥望着前方的漆黑河流,绫希夷越众而出,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
“随后,我们进入了更深层的维度,来到了另一个【生】的循环……”
走到河边,她凝望着脚下奔流不息的纯黑色河水,缓缓蹲下身子,探出手掌。
“那么,越过【生】后,我们又会进入到哪里呢?”
白皙娇嫩的手掌探入河水中,绫希夷捧起一抹漆黑液体,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河水飞速将她的手掌腐蚀融化,只留下晦暗腐朽的白骨。
“你在干什么?”
李瑞瞬间出现在她身边,提剑就要把顺着她手掌向肘部蔓延的漆黑氤氲斩断。
“没用的,你斩不断【死亡】。”
另一只完好的手掌拦住了李瑞的动作,绫希夷望着他愤怒又心疼的眼神,微微一笑。
“别担心,我没事,别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和【死亡】打交道……”
目光流转,绫希夷看向自己的只剩下干枯骨头的手掌,缓缓吐出两个字。
“轮回。”
淡淡紫光一闪而逝,晦涩神秘的法则之力涌动,宛如时光倒流,腐烂融化的血肉重新生长,短短数秒间就恢复成了原本的白皙模样。
“看吧,我没事。”
冷玉般的柔荑在眼前晃荡,李瑞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一把攥住,捏了捏,闻了闻,确定没有问题才用力甩开。
“这河水到底是什么玩意?连你的抵挡不住?”
被甩开手掌也不生气,绫希夷笑眯眯的盯着河流,瞳孔深处闪烁着流光异彩。
“它不是什么玩意,它就是死亡概念本身!是自然规律的具象化!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来到这么‘深’的地方了。”
倒吸一口凉气,李瑞不敢置信的看着川流不息的漆黑河水,久久说不出话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