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bgk火熱都市言情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討論-第二百六十七章:暗中較勁的兩個男人-cclw5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洛轻舞生完两个孩子后,两个人都快虚脱了。
有气无力的被南宫冥抱在怀里,斜躺在他的胸膛上。
南宫冥看着满头大汗的洛轻舞,心疼极了。
“娘子以后我再也不让你生孩子了,我们就要两个宝宝就可以了。”
闹清楚点点头,这种疼痛自己也不想再去承受了,以后绝对不要再生第二次了。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外面的赵无言进来了。
走到床边见洛轻舞并没什么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这对做爹娘的还真是孩子生下来都不看一眼的吗?”
抱着手中的小宝宝,赵无言还摇晃着身子,那样子看起来很是熟练。
悍妻嚣张,强占首长
囚宫计 独孤忆
洛轻舞挑了挑眉:“赵无言,你为何会抱孩子?”
一旁的赵无言这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就不会抱孩子了?他可是我淦女儿,我当然要抱。”
洛轻舞眼角跳了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带孩子的意思。”
一鹏的欧阳朵终于找到机会插话了,走到床边,将小宝宝给洛轻舞看。
“你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像个疯子一样到处去找人家的小孩子练习呢,生怕自己抱不好干女儿一直练了好久。”
“所以抱着孩子的时候就抱得稳当的很。”
那天我看着自己的儿子小脸儿有点红扑扑的,鼻子上还有一些小白点,这是出生的孩子都会有的。
听着赵无延为了报自己的孩子,还去学习了一下罗清我心里其实还蛮感动的,尤其是现在赵无延看自己的时候,那双眼睛里并不像是曾经那种。
如今看着眼神里依旧是疼爱和宠溺,但是和那种爱意的是不同的,更像一个大哥哥对自家妹妹的那种疼爱。
反而是刚刚他瞪欧阳朵的那一眼,更像是对自己女人的那种嗔怪。
看到赵无言能有这样的电话,苏洛心里面其实很开心的,起码这样自己又多了一个哥哥,他又是好朋友又是亲人,而且现在还是女儿的干爹。
以后将会有自己的家庭,而不会因为自己所耽误。
一旁的南宫冥则是有些吃味,为何这个男人自己去学,而自己每天都没有时间。
天天都在建设这洛卡族的事情上面,开口的时候就有些气人了。
“如果真的是在意,又怎么可能先去报了别人家的孩子最后才来报小公主呢?”
“我女儿还不如那些孩子不成?”
边上的赵无言咬牙切齿得道:“手伏黑,你不要找茬,明明是自己没有练,现在觉得心里不是滋味,非要约我一句你才开心?”
说完不等几人说话又继续道:“再说了,我愿意将最好的给我干女儿,你管我?”
南宫冥淡淡的低下头,抚摸着洛轻舞的手:“请问我们不让他给女儿做干爹好不好?”
一旁的赵无言猛的就急了:“子夫黑你不要太过分,这是之前就已经说好的,你不要插手。”
“轻舞他早就已经答应我了。”
洛轻,我很不想卷进他们两人的纷争之中,转头对一旁的欧阳朵道:“把孩子也给我抱抱。”
欧阳朵轻轻地将孩子滴到洛轻舞的怀里:“轻舞啊,他们刚生出来是不是应该吃点东西?怎么这小孩子这么乖都不哭不闹的。”
“我看别人家孩子生出来都要哭许久的,他们俩也没哭多久,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洛轻舞抓着孩子的脉搏,把了一下脉,毕竟孩子生出来一直到现在都乖乖的洛轻,我还是有些担心。
等把完脉以后,也就放心了许多,再伸手朝着赵无言:“妹妹也给我把脉检查一下吧。”
边上的南宫冥皱眉,现在轻舞很是虚弱,但孩子出生确实也应该检查一下是否健康。
赵无言自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将孩子送过去,轻轻的放在洛轻舞的边上。
洛轻舞给两个孩子把完脉后发现都挺健康的,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
毕竟当初自己为了救南宫冥,可是挖了心头血还昏迷了那么久,要是两个孩子出什么问题那可就难办了。
南宫冥对着边上的欧阳朵道:“你跟他们先将孩子抱出去吧,星期五太累了,需要休息。”
一旁的洛轻舞抬起头,看向南宫冥有气无力的道:“阿冥你不看看孩子吗?”
南宫冥摇摇头:“没事,我在这里陪你一会儿,等你睡着了我再去看孩子。”
欧阳朵和赵无言对视一眼,两人将孩子抱出去到另外一个房间哄着小宝宝。
欧阳朵看着可爱的两个小孩子,两人对到一块儿。
“你看他们俩真的好像哦。”
赵无言却摇摇头:“我觉得不太像,你看这个小家伙长得就像他娘亲。”
“你手上的这小子长得就像他那腹黑的爹,你看他妹妹嘴角带着一点幅度,一看就是一张笑脸,而他那张嘴一看就是他爹那种冰冷霸道的嘴脸。”
“果然是什么样的人生的孩子,还是什么样,一看就是个腹黑的料。”
原本还挺乖的孩子,听赵无言这么说完后,小皇子就一个劲儿的哭了起来。
就像是有人掐他一样,这弄的欧阳朵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了,本来也就是跟着赵无言学了一点抱孩子的动作而已。
现在这个孩子哭起来,他确实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春走进来,对着欧阳朵点了点头:“欧阳小姐这小皇子可能是饿了,我带他去找奶娘。”
好像听到说吃的就连边上的小公主也哇的一声跟着哭了起来。
赵无言一边摇着晃着,一边温柔的道:“小宝贝不哭哦,干爹带你去找吃的。”
他的动作就像是抱了无数次的孩子,一般一般的女孩子抱孩子也没他抱得那么好。
边上的欧阳多在看着孩子吃完饭报出来的时候有些吃味。
“你对他们都那么好,怎么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呢?”
虽然赵无言一直说着小皇子怎么样不好,怎么样不好,但是抱着小皇子的时候也是那么的温柔,就是说话也带着笑意。
唯独自己每次说喜欢他的时候他都是笑着走开的,但那笑里面多了一点疏离。
欧阳朵很不明白,为何有时感觉赵文妍离自己很近,有时候又觉得赵无言离自己很远。
说他不喜欢自己吧,好像也不像说他喜欢自己,可是为什么又不接受呢?
欧阳朵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都要被赵无言这态度弄出神经病来了。
赵无言一旁哄着孩子根本就没有管边上的欧阳朵。
其实现在心里面也同样算着,这个事,一直以来欧阳朵跟在自己的身边,实在是分不清那种是什么感觉。
一直以来赵无言都觉得自己是喜欢多情舞的,现在突然要去喜欢别人的时候,有一种自己在背叛洛轻舞的感觉。
毕竟当初自己可是承诺过的,要一直守护罗金武默默在他身边守护的,可是现在自己要是去娶了别的女人,那对洛轻舞的承诺又算什么呢?
顾而言其它也没有什么作用,所以赵无言直接选择了无视这句话。
时间很快过去,第三天的时候南宫冥为了洛轻舞吃东西,这才过来看孩子。
这几天洛轻舞实在是太虚弱了,南宫冥根本就没有心思想到孩子的事。
尤其是洛轻舞,因为生孩子累成这样,痛成这样,南宫冥就更不想要见孩子了。
要不是今天罗清武说他不爱自己了,不然怎么会不在意孩子,南宫冥恐怕都还不想要,现在离开了轻舞。
一走进房间就看到赵无言和欧阳朵一人抱一个在床边哄着小宝宝。
两个奶娘都站在一旁,这两个奶娘是南宫冥,提前准备的带到这边来。
生怕孩子没人来吃,这两个奶娘自己也带了孩子的,所以一直住在这里,先来的时候看到洛卡族的人那么高,她们都吓一跳。
但相处起来的时候发现这些人十分的善良,两个人也就留在了这个岛上。
如今小皇子和小公主两个人又十分的乖巧,带起来也不难。
这答应了一年给一次的阅历也十分的丰厚,就算带回家家里的孩子也饿不着。
现如今也受了这洛卡族人的影响,成天就想着怎么样赶紧将孩子带好一些。
心里倒是没有那些弯弯绕,看到南宫冥来的时候都是恭敬的对着他屈膝。
怎么说现在南宫冥也是这洛卡族的王上,所有人见到他都是这个姿势,这两名奶娘自然也跟着这么做。
见到南宫冥走过来,赵无言抱着小公主往后退了一步,躲到一旁。
“你要不要抱你儿子?别抱我的小公主,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他醒来跟我玩一下。”
南宫冥看了一眼,赵无言转过头去欧阳朵边上。
“把这小子给我抱抱。”
欧阳朵眼神带着一些怀疑,生怕这南宫冥不会抱孩子,等一下伤着孩子了,毕竟孩子那么小,捏一下都会伤到。
不过又想着南宫冥现在体质那么弱,应该没什么力气,于是小心翼翼的将孩子递给南宫冥。
但一直小心的注意着,生怕这家伙不会抱孩子。
一旁的赵无言冷笑着:“ 你可小心着点,这是亲我的宝宝,你伤着了没事儿别伤着了孩子。”
原本以为这货根本就抱不好孩子,天天在这里来,这几天已经打听清楚了他每天在忙活些什么。
然而让赵无言没想到的是,他这货将孩子接过去抱的还挺像那么个样子。
“死腹黑你不是说你没有练过吗?你怎么会抱孩子?”
南宫冥淡淡的看了赵无言一眼:“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尤其是你跟我之间的距离是很大的,我会的东西你不一定会,而你会的东西还需要去学,我这叫天生的智慧。”
一旁的赵无言对南宫冥翻了个白眼:“死伏黑,你不损人会死吗?还有抱孩子这种事情跟别的人一样?”
“你要是没学过,我把头给你当球踢。”
南宫冥摇晃着孩子淡淡的道:“那某些人还是自觉的赶紧去将头踢下来吧,不过给我当球踢你的头还不够格。”
赵无言实在是不想理会这个神经病,怎么一开口说话就那么气人呢?
将手中的孩子也递过去给他:“那你可得抱好了,别摔着,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南宫冥将孩子抱过来,一只手抱,一个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幅度。
只有边上默默跟着的垠艺,才知道自家主子这两天趁着王妃偷偷睡觉的时候,可是去找奶娘她们的孩子练习了好久了。
当然了,那些孩子被练习的时候只是奶娘不在而已。
刚刚那一天俩孩子被抱得哇哇大哭,还得偷孩子来的影子以为主虐待小孩呢,非要让主子将孩子交给他。
结果就是被银翼和隐杀拖走了,直到下午的时候孩子不哭了。
经过两天的练习,主子这才掌握了抱孩子的技巧。
赵无言来到洛轻舞的房间,见她现在刚刚睡醒。
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这几天痒得怎么样?现在身子还疼吗?”
洛轻舞摇摇头:“现在已经不疼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赵无言喝着病理送上来的茶水摇摇头:“暂时还不打算回去,毕竟小丫头才刚出生没多久我要走了,到时候忘了我咋办?”。
“所以我要到他一直记得我,然后我再回去,反正那边事情我都安排的差不多了,这次也正好借着出海的时机,我就算出来几个月也没人会怀疑。”
抱着俩孩子进来的南宫冥,正好就听到他这句话。
“这里不欢迎你该干嘛干嘛去。”
赵无言也懒得理会他:“这是轻舞的王国,又不是你的,我想在这儿待着就在这儿待着,怎么了?你有意见也得憋着。”
洛轻,我感觉这两***在一块儿还真就没什么好事儿,突然竟然替自家女儿担心了,要是一醒来又是爹爹又是干爹,吵个不可开交,那她该哄谁勒?
还有自己的儿子也太可怜了吧,这才刚出生了,爹也嫌弃,干爹也嫌弃,看来以后自己这个做娘的得好好疼疼他才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