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笔趣-第八百八十八章 啪!你死了!相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皮皮鬼,抱歉——”
卢平教授略微叹了口气,拿出了他的魔杖。
自从他和小天狼星回到霍格沃茨后,绝大部分幽灵、教授、画像都对于他们两人表示了欢迎,唯独这个曾经与他们关系还不错的“小家伙”变了。
事实上,相比起兼职城堡管理员的小天狼星,这还算有礼貌的了。
至少不至于像遇到可怜的大脚板那样,刚一见面就是一堆旧椅子、水气球、黑板擦什么的杂物劈头盖脸地乱丢。
仿佛生死仇人一样,根本不会跟他多说一句话废话。
作为霍格沃茨曾经的混世四人组之一,卢平当然知道皮皮鬼转变的原因。
或许在此时皮皮鬼眼中,他和小天狼星全都成了最可耻的叛徒吧?
随着时间推移,皮皮鬼的眼神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莱姆斯·卢平很清楚,这是皮皮鬼即将调动魔力展开攻击的迹象——这可并非仅仅是单纯的恶作剧,通常都是具有一定危险的攻击行为。
“以前我没得选,但我现在是一名教授,请原谅我……”
卢平再次叹了口气,回过头对全班同学说道。
“请看好了,这里有个很简单的魔咒——”
他举起魔杖,举到肩部那么高,正准备释放魔法。
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有着银白色长发的身影从他身后蹿了出来,挡在了卢平教授和皮皮鬼之间,中断了卢平口中的咒语。
“别这样,教授……这边交给我来处理吧……”
艾琳娜站在皮皮鬼面前,看着这只特殊的“幽灵”那紧促呼扇的鼻孔。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皮皮鬼会这样的厌恶卢平和小天狼星。
这就好比是昨天还在一起逃学的同学,忽然就成为了教导主任;又或者是曾经的女友某天突然跑路了,重新出现时浑身都变成了死对头的形状……
考虑到皮皮鬼的形成原理,这种愤怒可能还要更强烈一些。
“你现在斗不过他们的,皮皮鬼……时代变了。”
艾琳娜眯起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
“那些你所知道的、引以为傲的恶作剧,全是他们玩剩下的东西,当勇者成为新的恶龙后,必然会比前一代更加强大——暂时臣服于我吧,我会教你如何战胜那些背叛了学生阶级的叛徒们,然后……嘿嘿嘿……”
“皮皮鬼大爷是不会——”
“但是,拜托……你现在真的很弱、很幼稚诶。”
艾琳娜真诚地看着皮皮鬼,嘴唇开合,声音宛若利刃刺入它的心中。
自从去年开始,霍格沃茨最强混世魔王的称号就易主了。
在刚开始的时候,皮皮鬼还可以找一些诸如——艾琳娜可以自由自在地进出霍格沃茨城堡,但是它不行——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但随着这座城堡中的变化,它心中的快乐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样飞快消失。
相比起某位抵押城堡、大闹校长室、威胁分院帽、挑唆学院斗殴、炸毁教授办公室、洗劫厨房、攻占斯莱特林休息室、篡改鹰环、殴打教职工、纵犬伤人、害得宾斯教授魂淡、强掳学龄前幼女、持球伤人……的幼年期魔王。
它输了——
输得彻彻底底的那种。
最关键的是,它甚至连最后的尊严都没能剩下。
在那场通往赫奇帕奇学院的粉笔战争中,它亲眼目睹了这名小魔王是如何面带微笑地拆毁霍格沃茨城堡,那是它曾经连想也不敢想的大胆行径。
“好好考虑吧,霍格沃茨的精灵……马上就是你的一千岁生日了,是时候迎接新的征程了——如果你想好了的话,就去厨房找我吧,我会知道的……”
“生、生日?”
皮皮鬼狡黠滑稽的小丑脸上浮现出一抹茫然。
“霍格沃茨历、皮皮鬼历,这可是如今魔法界大家逐渐认可的历法——”
艾琳娜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它的肩膀——不同于其他没有实体的幽灵,皮皮鬼摸起来弹弹、凉凉的,就好像是冰果冻一样——轻声说道。
“总而言之,我的诚意你已经看到了,现在轮到你了……”
仿佛中了石化魔法一样,原本活泼嚣张的皮皮鬼忽然沉默了下来。
艾琳娜轻轻拨了拨,把它从走廊中间挪开,朝着另外一条岔道推了过去。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会继续挡在学生们前进的道路上了。
“真不可思议,卡斯兰娜小姐。”
卢平惊奇地说道,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艾琳娜。
“谢谢夸奖,教授。”艾琳娜害羞地笑笑,谦虚地说道,“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优点,我一直致力于和城堡里的大家友好相处,皮皮鬼也不例外。”
“噢,我已经发现了……相当的,了不起……”
莱姆斯·卢平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脑海里回想起邓布利多的请求。
他余光扫了眼那只漂亮的混血小媚娃,心中提高了警惕。
倘若说学生时期他们混世四人组可以获得皮皮鬼的友谊,可想而知,眼前这名可以获得皮皮鬼尊重、甚至于顺从的小女巫,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万幸的是,在邓布利多和斯卡曼德的建议下,他稍微做了一些准备。
卢平领着大家继续走了下去。
几分钟后,他带领着她们走进第二条走廊,停在了教职工休息室外边。
“就是这里了,请进去。”
卢平加收说,打开门,向后退了一步。
教职工休息室是一间长长的、放满了不成套的旧椅子的地方,有两名老巫师在休息室里坐着。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并排坐在一张低矮的旧沙发上,在艾琳娜她们进来时,两人不约而同停下交谈,转头看了过来。
卢平教授似乎早已知道了什么,他进来后,直接关上了身后的门。
这是一场,鸿门宴啊……
艾琳娜扬起了眉毛,打量着那两名赖在房间里当观众的老人。
作为当今魔法界最强大的两名巫师,能让这两位老人同时出现在教室,并且耐心地观摩教学的理由只有一个——关于第三代黑魔王的教育问题。
“现在,唔,这边来。”
这时,卢平教授走到了休息室尽头。
卢平朝着两名老人点头问好后,转过身招手示意学生们靠过来。
在教职工休息室的尽头是一块空地,看起来像是刚用魔法清理出来的,除了一个教员们平时存放袍子的旧衣柜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卢平走到这个衣柜旁边立定,衣柜突然摇晃起来,砰砰地撞着墙。
“不用担心。”
卢平教授镇静地说,因为这时有几名学生吓得停住了脚步。
“这里面是一个博格特。”
果然如此。
艾琳娜朝休息室边上的老土豆和老萝卜看了一眼,目光里满是玩味。
显而易见,这多半是特地为她准备的吧?
按照黑魔法防御术课正常的教学进度,博格特应该是霍格沃茨三年级才会接触到的内容,而她现在不过是一名可怜、弱小、又无害的二年级生。
“博格特喜欢黑暗、封闭的空间。”卢平教授说。
“衣柜、床底下的空隙、水槽下面的碗橱——有一次我还碰到一个住在老爷钟里的。这一个是昨天才从城堡外运来的,用于黑魔法防御课的实践学习。”
“现在,我们要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博格特?”
(以下点击展开更多)
赫敏举起手来。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
卢平教授说,赫敏高兴得满脸放光。
.
.
.
黑魔防御术课的课前问答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对于这段充满既视感的场景还原,艾琳娜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一方面是卢平教授似乎并没有特别关注她,另一方面则是……她稍微有些……走神了。
不得不承认,博格特是一种非常神奇的魔法生物。
当它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它会变成每个人最害怕的某种形象。
这也就意味着,每只博格特都是天生的摄神取念大师——而且还是免疫大脑封闭术的那种,因为哪怕是邓布利多、斯内普似乎也无法骗过它。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目的很简单,他们想知道艾琳娜到底害怕什么。
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只不过……
“仔细想来,我好像没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啊……”
艾琳娜微微皱起眉头,飞快地在脑海里来回捋了好几遍。
作为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妖精女皇,坐拥智慧、力量、幸运的第三代黑魔王,但凡是能被归纳进“能、好、怎”的东西,她应该都没理由害怕。
如果真有的话,也早就被她下令灭掉了吧?
与此同时,卢平教授的教学介绍也进行到了尾声。
“……击退博格特的咒语很简单,但需要一定的意志力。你们知道,真正吓退博格特的是大笑,你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强迫它变成可笑的形象。”
“我们先不用魔杖来练习一次这个咒语。请跟我说……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全班齐声回答着。
“好,”卢平满意地点着头,“很好,但这只是最容易的部分。显而易见,单说这句咒语是不够的。现在让我们来直接试一试。”
紧接着,卢平教授开始最后的讲解说明。
与原著中一样,这一次他还是挑选到了纳威作为第一阶段的助手。
唯一有些不同的地方,在如今的霍格沃茨中,斯内普教授虽然严苛,但还算不上纳威最害怕的人——穿上女装的人,最终变成了纳威的伯父阿尔吉。
事实上,艾琳娜对于这一变化并没有多少惊讶的。
按照纳威的说法,在他表现出魔法天赋之前,他的那位阿尔吉伯父总是在趁人不备的,想方设法地逼纳威露一手法术——譬如说把他从黑湖码头上推下去、倒吊在窗口丢下去……艾琳娜一直觉得那位巫师脑子不大正常。
“滑—滑稽滑稽!”纳威尖声叫道。
一阵噪音,像是鞭子挥动的声音。
那名看起来有些危险的中年男巫绊了一下,换上了一身与纳威奶奶同款的花边女装,伴随着全班的轰然大笑,原本凝滞紧张的气氛瞬间轻松下来。
……
霍格沃茨,教职工休息室。
卢平教授指导着学生们依次上前,进行尝试。
“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
女鬼变成了原地打转的耗子,鲨鱼变成了卡通浮标,僵尸脑袋变成了一个南瓜脸,吸血鬼变成了一只长着小龅牙的兔子……
欢笑声一阵接一阵。
很快,艾琳娜出现在了队列前边。
终于要开始了么?
不远处,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不约而同的抽出了魔杖,全神贯注地看向还在变形的博格特。
不同的巫师会映射出不同的恐惧,有些会比较普通,但有些却会格外恐怖……尤其是实力强大、充满想象力的巫师,他们的博格特很可能会失控。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今天会出现在这间“临时教室”之中。
当然,在艾琳娜之前,还有一个小巫师。
“好了,哈利。勇敢点儿,上前!”
卢平教授大声喊道。
轮到哈利了,但他没有动弹,他看起来很害怕。
伴随着哈利的迟疑,休息室里逐渐响起一阵低低的议论、哄笑声。
“哈利,这只是个博格特,它伤不着你的。”
卢平微微皱了皱眉,亲切地温声鼓励道。
“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但是在这个课堂上,它们全都是不存在的……这没有什么丢脸和不好意思的,记住咒语,让它变得可笑就好了——来,勇敢一点。”
“去吧,哈利!有我在,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艾琳娜拍了拍身前那名小男生的肩膀,微笑着轻声鼓励道。
哈利浑身颤抖了一下,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哈利向前走去,紧紧地抓住魔杖。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是……”
他含糊不清地小声念叨着,紧张地看向前方那个滑稽的“香蕉断手”。
啪。
原本还在蹦跳的“香蕉断手”消失了。
下一刻,教室里所有的议论、哄笑声都消失了。
银色齐腰长发,一脸愉悦病娇神态的“艾琳娜”出现在了原地,在她的右手中上下抛接着一枚红色的皮球,一枚……正在滴血的鬼飞球!
哈利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的魔杖举了起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完了、完了……
这下子,肯定死定了……
哈利·波特心脏猛地一紧,呼吸仿佛都停滞了。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卢平教授就是一个骗子!谁说的那些最害怕的东西不会出现在课堂上!
哈利甚至不敢用余光看向身后,相比起面前的博格特,后面那名忽然陷入沉默的“本尊”更加让人害怕——而且……现在念咒的话,肯定、肯定会死的吧?!
————
————
好耶!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